宠心仁术|天津宠物急诊室的故事

宝马娱乐在线

2018-02-21 19:16:55

抢救、输血、拍核磁、照B超……这些在人的医院里的急诊故事,宠物医院里也在发生。宠物医生可以在狗狗长满毛发的腿上找到血管的位置,能够和不会表达的动物沟通病情,乌龟、兔子、蜥蜴成了宠物医院的新病号。在我们的城市中,每天都在上演着宠物版《外科风云》,宠物医院正在悄悄地升级换代。

给乌龟拍CT、给狗照B超、给猫咪化验血常规

乌龟拍片,帮助医生判断厚厚外壳下的病症

“刘大夫,来看看我家这个肺炎小猫,今天是第二次输液了。”一个年轻男子抱着一只看上去只有一个多月的小蓝猫。小猫呼吸喘促,睁着大大的眼睛,有点惊恐地看着周围。刘昆明用听诊器听了听小猫的心肺,检查了口鼻,让护士带小蓝猫到ICU去吸氧吸痰,进行输液治疗。“大夫,我家狗狗,您给看看,是不是怀孕了?”一位大妈抱着一只棕色的约克夏,推门就找刘昆明。处理好小蓝猫,刘昆明转身去询问约克夏的病情。“大夫,我家的松狮可以开始扎针了。”刘昆明正在给约克夏做B超,又来了一位“病人”……“这一天的工作量,和在医院急诊室的工作量也差不多了。”看病的间隙,刘昆明摘下口罩喘了口气。

刘昆明,天津前进宠物医院创办人,80后的他来自河南,从老家考到天津医科大学,学校临床医学。全村出了一个大夫,刘昆明是全村的骄傲。“我很喜欢医生这个救死扶伤的职业,大三下学期,我坚持每天晚上到南开医院急诊科去帮忙,希望能够积累更多临床经验。”刘昆明说话带着一股热情劲儿。“年轻时,好奇心强,精力也旺盛。我喜欢在急诊科上夜班,能跟内、外、妇、儿科的老师学习抢救危重病人的流程和治疗方案。”

医生正在给汪星人做B超

打架被酒瓶子开了脑袋的、出车祸重伤的、消化道出血的、心肌梗死的、宫外孕的、急腹症的等等,刘昆明每天经历各种病例,让他对医生这个职业充满了憧憬和敬意。“每天穿上白大褂,到病房一转,特别有责任感和成就感。”大学毕业,刘坤顺利做了一名消化外科医生,虽然只是合同工,但他特别满足,也很努力。但两年以后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从人医改行做了兽医。

“我喜欢小动物,有一次帮同事家的猫去打针,发现宠物医院很有意思。自己上网查资料,发现在国外,兽医是一个非常受尊重的职业,发展得比中国要早上好几十年。当时觉得很惊讶,动物还能拍核磁,做开胸手术。那时候,我们的宠物医院还只是靠听诊器、体温计来诊断的。于是,自己去学习,又到中国农业大学上了动物医学的在职研究生。”最后,刘昆明做了一个他不敢告诉家里的决定,从医院辞职,转行做兽医。

“辞职后两年,直到开了自己的宠物医院,才敢和家里人说自己在天津的情况。”刘昆明说,做了宠物医生,其实心理落差很大。做人医,病人可以和你说谢谢。但动物不会和你表达感谢,宠物主人也认为宠物医生干什么都是应该的,包括擦屎擦尿,还有挨咬。在国内,学习动物临床医学专业的就业方向往往是畜牧行业,或者去农场当兽医。在刘昆明接触到的兽医专业学生中,90%毕业后就转行了。“做兽医,没前途。”

刘昆明在宠物医院照顾着它的这些“小病号”

有一天,一位宠物主打来电话,说自己的狗狗突然呕吐,并带有血丝。很多病症都会引起呕吐,刘昆明让宠物主把狗狗送到医院来。半个小时的车程,送来的狗狗已经奄奄一息了。马上安排拍CT,通过片子,看到看到狗狗的胃部有高密度影,怀疑是异物导致胃内出血,急需开腹手术治疗。与狗主人沟通后,刘昆明实施了开腹手术,术中发现胃内有一根尖锐的骨头扎破了胃动脉,胃壁有6处破溃,结扎了出血点,控制了出血。由于控制及时配合术后输血,萨摩耶脱离了生命危险,手术后第四天,微微睁开了眼睛。“和人医一样,宠物医生也是拯救生命。”人医急诊的经验让刘昆明从容地处理宠物急诊,经历了生死,他开始接受了自己兽医的身份。

随着人们饲养宠物的多样化,刘昆明的宠物医院迎来了不少奇怪的“病号”,乌龟、兔子、鹦鹉、龙猫、矮马、蜥蜴等。在宠物界里,它们是小众群体,被称为“小宠”。罗易俊是专门负责珍奇动物诊疗的医生,他正在照顾一只正在住院的陆龟。这只陆龟冬眠后,本该开始活动但却不吃不喝,日渐消瘦。主人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带它来看病。“每天照顾它,下胃管、输液,给它补充营养。现在它已经能动了。”罗易俊说,医治小宠需要了解它们的习性,什么温度、什么湿度,对它们的恢复特别重要。

一只鹦鹉不停地叼自己胸前的羽毛,快变成一只秃鸟了。主人不解,抱给罗易俊看,经过诊断才知道,鹦鹉得了嗉囊炎,它因为“胃痛”而叼自己的羽毛。“上次来了一位养兔子的大妈,兔子很胖,12斤。我们给它照B超,发现兔子胃里有异物。立即开腹手术,取出了1斤多的毛球异物。后来才知道,主人平时喂它吃饺子。”罗易俊说,多数动物生病,都是因为主人改变了它们固有的生活习性而造成的。

罗易俊是专门负责乌龟、兔子、龙猫等小众宠物的医生,他正在照看一只住院的陆龟

“前些年,宠物的医疗设备也不发达,我们用人的机器做动物指标化验,那些数据误差太大,影响医生诊断。这几年宠物医疗产业发展得非常快。给乌龟拍DR,做核磁,给狗狗照彩超,给猫咪化验肝功能、血常规,这些都是医院里最基本的配置了。”刘昆明边说边指导同事安装一台大功率镭射治疗仪。目前,刘昆明正在进行动物中西医治疗的探索和实践。一些患有后肢瘫痪、肩周炎和腰椎间盘突出的动物来宠物医院扎针灸,收到了不错的效果。刘昆明希望不断精进医术,来治愈动物的病痛。

除了打疫苗 做绝育

你还知道宠物医生能做什么

在天津的各个宠物医院里,每天都有一些特殊的小病号会向宠物医生求救。在宠物和它们的主人眼里,宠物医生和人医没有什么区别,每天承受着工作压力,有时甚至在生命线上和时间赛跑。在成为仁者宠心的同时,每一个成为宠物医生的人都有自己人生的故事。

他用弹吉他的手给汪星人做手术

贺刚,嘉华宠物医院

民谣歌手贺刚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――宠物医生。贺刚的姥爷是个中医,从小耳濡目染,贺刚对医生这个行业非常憧憬。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一只生病的狗狗,贺刚对宠物医生产生了兴趣。“一开始和朋友学,后来自己参加各种培训。我心想,弹琴这么难,我都会了,给宠物做手术,肯定也能学会。”手术和弹琴都需要一双灵巧的手,从此贺刚干起了宠物医生,一干就是12年。

“贺大夫,你看看我家狗狗这皮肤,是不是过敏?”街坊大妈焦急地跑进医院,她抱着一只小狗,狗狗剃毛后皮肤上起了斑斑点点的疹子。“这是皮肤病,不是过敏。”贺刚很肯定,医生是技术活儿,更需要经验值。一只狗狗病患,主人说它胳膊疼,贺刚轻轻摸了摸狗狗的肚子,初诊判断狗狗患的是胰腺炎,经过生化指标化验,狗狗的指标高出4倍,证实了贺刚的判断。不一会儿,一位主人牵进来一只顽皮的柴犬。“怎么了?”贺刚问,“脚趾间长了一个东西。”主人回答。柴犬很淘气,不愿意戴上嘴套,主人都搞不定。贺刚摸了摸狗狗的后脑勺,手疾眼快,套上嘴套。蹲下来,耐心地检查狗狗的4只脚掌。“这是指间腺瘤,需要手术。”一个上午,贺刚接待了各式各样的病患,检查、化验、配药、输液,几乎没有空闲的时间。“第一次做手术挺害怕的,怎么也是一条生命啊。做过一次,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难,但需要心细。”贺刚是处女座,每检查完一只动物,总要把设备全部消毒一遍,还要用粘毛器滚掉身上的毛毛。他会耐心和宠物主人沟通,取得对方的信任。但他更喜欢和宠物沟通。上上周,一只灵缇犬遭遇车祸,送到医院,立刻上了呼吸麻醉,手术进行了5个小时。“当它术后苏醒过来,看着你的眼神,你能感受到它的感激。”贺刚说,动物不会说话,但你从它们的眼神里能看到内心。感激的、恐慌的,你都可以感受到。他写过一首给狗狗的歌,写给他宠爱多年的柯基。

给700多条狗狗治白内障

王立,新视界宠物医院

王立,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临床系,是国内首位兽医眼科博士。他在兽医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,如今已是全国知名的兽医眼科专家。“当初没想当兽医,高考一分之差没能考上天津大学,我是服从分配来到天津农学院,学习兽医专业,后来又考入中国农业大学继续深造。”刚刚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宠物医院,王立忙碌着各种事务,从医院科室设置到装修风格,甚至墙壁的颜色。

和其他的宠物医院不同,王立的宠物医院和人的医院相类似,分为不同的科室。疫苗室、传染病隔离室、输液室、手术室。住院部在二楼,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,住院部还遵循着动物习性,实行了猫狗分离。针对刚刚做完眼部手术的狗狗,手术室旁边有一间黑暗病房。狗狗在这里活动,以免强光刺激到眼睛。住院部里有专门护理员,每隔1小时为术后的狗狗验眼压、滴眼药,给它们一个小玩具,缓解动物在陌生环境里的焦虑。

“医院的墙壁是绿色的,扶手是棕色的。”王立的电脑中收集了大量国外宠物医院的设计图片,希望能够设计专业级别的宠物医院。“国外的兽医是一个非常受尊重的行业,除了大学,还要上3年预科。国外的宠物医院也是相当专业的机构,和人的医院没有区别。中国的宠物医院刚刚起步,我希望能够做到专业级别的宠物医院。”

医院刚刚开业不到一个月,来自全国各地的狗狗病患慕名而来。王立专攻兽医眼科,擅长白内障、青光眼及各种眼科疑难杂症。办公室墙壁上挂着他在《兽医眼科》和《美国兽医研究》杂志上发表的专业文章,医院走廊里挂着很多治愈后狗狗的照片。“国内的宠物医院多是全科医院,动物分科在国内还是个空白。我做过700多例狗狗的白内障手术,兽医眼科也算是我们医院的特色之一。希望可以通过医学的发展,解除动物的病患。”王立说。

给宠物的治疗方案经常在朋友圈子里会诊

丁少忠 康怡宠物医院

康怡宠物医院里,一位头发苍白的老妇人透过玻璃焦急地往B超室里看。十几年前老妇人的女儿在美国的流浪猫救助站里领养的猫,现在正在B超室里做检查。过了十几分钟,做B超的大夫出来和老妇人简单地交流了几句,老妇人非常信任地让大夫做接下来的治疗。

给猫做B超的是康怡宠物医院的院长丁少忠,这些年除了听朋友介绍新来的宠物主人,很多都是老客户。即便一天下来几乎不拾闲,但丁少忠说和之前比,现在已经清闲一些了。“现在宠物医院竞争很激烈,尤其到了今年,这种感觉非常明显,很多高资本的投入、风投公司的参与,打破了原有的格局。”丁少忠大夫在等动物化验结果的间隙说道。

今年40多岁的丁少忠是天津很早一批开宠物医院的医生。1990年考上中国农业大学,5年后毕业,开始做兽药销售。到了2000年,在天津安了家,因为专业特长,便开了一家宠物医院。“那时候天津全市数得上的宠物医院也就50多家,到现在已经有300多家了,也是因为人医的竞争太厉害,所以干这行的越来越多。”

在天津,很多和宠物行业沾边儿的人对丁少忠的名字很熟悉,最近,不少风投公司投资的大宠物医院也想聘请丁少忠,“因为要照顾自己医院的小病号,时常到外面给宠物医生授课,所以时间很紧张。”

“宠物医生有个圈子,平时大家就在群里讨论一些问题,我觉得这个氛围就很好。”做宠物医生这个职业,虽然你开一个医院,别人开的是另外的医院,表面看是竞争,其实大家也是共融的。“在群里,谁要是有解决不了的病症,拿出来一讨论,说不定谁的方子就能给治好。”丁少忠说。前一阵,有个宠物狗骨折了,主人到了宠物医院一问,大夫说自己医院并不擅长骨科,就推荐来丁少忠的宠物医院,因为本身就是骨折的问题,路上但凡有颠簸难免会造成二次伤害,丁少忠联系几位在骨科方面有专长的医生,带着器械去这家宠物医院给狗狗做手术。“哪家医院都有各自的特长,有的别看是不起眼的小型诊所,在某一个疾病上也有自己独特的治疗秘方,也治好过许多大医院治不好的小动物,这种事情有很多。”

他们经历的,你会遇上吗

猫妈犬爸悲喜录

越来越多的养宠主人和自家猫猫狗狗都是“生死之交”,这样形容,或许有些夸张,如果你去一趟宠物医院,或许,你就能感觉出,主人和宠物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。小动物生病了,又表达不出来,除了送医院,主人只能干着急。尤其是上年纪的人,他们对宠物的观念也发生了改变,从之前“人都吃不饱,哪有钱养宠物”,到“大夫,哪怕死马当活马医,花多少钱都治!”可见,主人对猫猫狗狗有多么不舍。记者走访天津几家宠物医院,遇到面临不同境遇的宠物主人,不妨看看他们是怎样抉择的。

营养不良 难道我喂的是假狗粮?

“大夫在哪儿?快给我们看看是怎么了!”早上不到八点半,农学院附属动物医院已经来了很多人,这里俨然是一个动物急诊室,主人们带着自己的小病号,焦急地等着就诊。

周五,正赶上医院院长葛秀国值班,他正在给一只9个月大的金毛看病,金毛看上去很瘦,无精打采地趴在地上。

它的主人董先生向葛秀国陈述着自家狗的状况,然后说:“前天凌晨3点我们开车去北京挂的专家号,听说北京那个宠物医院的大夫一天只挂8个号,我们路上车况有点问题耽误点时间,到了那儿挂的第7号,真是挺悬的。”金毛的腹水抽出来一桶半,大夫拿着宠物主人在北京给金毛做的各种检验单子说:“北京那边也没说出确定的病因,但是从化验单显示贫血很严重。”

随后医生继续问询了一些平时的饲养情况,他判断:“你们给它在网上买的狗粮有可能是假的,而且长期不更换牌子,我推测它是营养不良。”金毛的主人一脸难过,嘴里念叨着,总觉得没给它养好,自己太失责了。

大夫建议,最好能去有保障的店购买狗粮,至少发现问题能找地儿说理。

活不长了 给它做安乐死吧?

小雪几年前捡到了一只满脸是血的流浪猫,“当时赶紧带它去了门口的宠物医院,因为猫脸肿了,一上来大夫先给拍了片子,花了800多块钱,照完片子,大夫说,肿的部位是因为得了肿瘤,不行就给它做安乐死。”小雪认为猫脸肿胀是因为外伤造成的,而且接下来麻药都不给打,大夫就要给猫拔牙,这让小雪对医生是否专业产生质疑。带猫回到家后,小雪又换了一家宠物医院,这家医院的大夫从经验判断,猫的脸部是受到撞击,很有可能骨折了,后来大夫给小猫做了手术,把撞碎的骨茬儿取出,手术成功,猫的伤口愈合得很快。直到现在小雪想起来都有些后怕,“一定要多走几家宠物医院,不到最后关口,千万不能给它做安乐死。”小雪说,“而且在第二家医院,算上给猫做的骨折手术,还给它做了绝育手术,加在一起才1000块钱。”

在农学院附属宠物医院的输液台上,正在陪自家波斯猫输液的任小姐说:“我家里现在养了5只猫,3条狗,因为从小养宠物,所以它们有个不舒服的,久病成医,我几乎都能有个基本判断,前年我养了9年的狗就执行了安乐死。起初它的症状就是吃不下东西,带它去了很多宠物医院,最后还是在农学院这儿的动物医院,大夫做手术在胃里发现了癌细胞,想起它患病难受又表达不出的样子,医生和我商量,我决定让它安静地睡过去。”即便小狗免去了更多的痛苦,任小姐还是哭了三个月,自小养宠物的经历,让她对这些小动物有特别深的感情。

葛秀国说:“很多时候,我们是从小动物的角度出发,为了让它少受痛苦,所以才会有给宠物做安乐死的建议,否则宠物难受,主人也难受。”

12岁的狗 还能做接骨手术?

一位大爷匆匆地抱着狗跑到农学院附属动物医院,医生快速询问情况。“它早上在院子里和大狗打架,可能被大狗咬伤了,嘴里一直流血。”大爷急切地说。大夫说,从外表看不出情况,最好还是给它拍个片子。十几分钟,结果出来了,片子上显示,狗的下颌骨骨折。主人焦急地给家里人打电话,因为养的年头长,非常有感情,所以电话那头的建议是“一定治,求医生尽力治。”

大夫们会诊之后,得知这是一只养了12年的狗,年龄偏大,如果手术治疗,“对它来说,未必是最好的方案。”大夫最后建议回去给狗做点软的吃食,或者是流食,便于让狗吃。大爷遵循医生建议,抱着狗无奈地走了。

“怎么给宠物治疗,我们有从医生专业角度出发的方案,并不是所有的‘治’都是最好的,得‘因宠而异’。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会花更多时间和主人沟通。”葛秀国说。

宠物就医新鲜事

看病贵,宠物医保有没有

小动物看一次病,花销并不小,如果能有保险公司开设宠物保险,那么就能给主人在遇到情况时,省下一笔开销。中国人保开通了宠乐通,给宠物就医的保险,记者咨询,目前宠乐通已在全国16个城市开通,但天津目前还没有定点的宠物医院。

不舒服,宠物医院请“抱猫师”

小动物生病本来就已经很不舒服了,如果到了宠物医院接受治疗,还要经历一番折腾,肯定会让宠物主人心疼的。爱尔兰的一家宠物医院前一阵发布招聘信息,职位招的是抱猫师,要求喜欢猫咪,能使不同形体不同品种的猫咪体验到较高的抚摸舒适度。应聘者要有甜美的声音和温柔的双手,同时还需提供国家兽医学机关所颁发的相关证明。

不敢见医生,戴上眼罩去医院

小动物和小孩子是一样的,到了宠物医院看到大夫,就会条件反射地害怕起来。日本的一家公司为猫咪设计了一款“眼罩”,缓解了猫咪在去宠物医院时的兴奋和恐惧情绪。眼罩是尼龙带扣固定的,穿戴很简单,能调整大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