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新视觉」宠物“送别师”

宝马娱乐在线

2018-02-21 17:56:28

编者按

随着“有宠一族”的人数越来越多,宠物的临终关怀以及“身后事”的打理也逐渐成了一种特殊的宠物服务行业。

在广州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凭借着对小动物的爱心与责任感从事着宠物送别师的工作,送宠物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,也帮助主人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解出来。

今年39岁的刘先生是彩虹桥宠物善终服务机构中的一名宠物送别师,2017年是他从事该行业的第三个年头。

2017年3月31日下午3时许,广州市白云区一处小山头的竹林深处在地图中查看,网名为“摆渡人”的刘先生正打开密封箱抱出刚刚过世的小狗“仔仔”,轻柔地将它放在一张鲜花环绕的小床上。他仔细地为“仔仔”梳理毛发、整理遗容,然后将一块已经开过光的往生布盖在小狗的遗体上,并将宠物主人事先提供的爱宠生前照片导入电脑,在告别小礼堂里循环播放。

2017年3月31日,刘先生抱着一个纸皮箱走进告别室,箱子里装着小狗“仔仔”的遗体。

宠物入殓师刘先生将一块已经开过光的往生布盖在小狗“仔仔”的遗体上,它的主人在一旁泪流满面。

一首温馨而略带悲伤的送别音乐响起,看着电脑屏幕中活泼可爱、音容宛在的“仔仔”,24岁的主人李女士禁不住抚摸着小狗已经冷却了的身体失声痛哭起来。

10分钟后,告别仪式结束,刘先生用推车将“仔仔”推入内间的焚化炉内,而后开炉、点火。一个小时后,“仔仔”小小的身体化为零星骨片。李女士小心翼翼地将骨灰装入盒中,双手抱紧后轻声对刘先生说:“谢谢你,我现在可以带它回家了。”

告别仪式后,宠物遗体被送到燃烧温度为800~1000℃的火化室中进行1小时的火化。

李女士小心翼翼地抱着“仔仔”的骨灰盒回家。

“每一次看着主人和去世宠物分别的场景都会觉得很沉重。不过看着伤心欲绝的他们总能在一个温暖的告别仪式之后释怀,我的心情也会相对轻松一些。”今年39岁的刘先生是彩虹桥宠物善终服务机构中的一名宠物入殓师,2017年是他从事该行业的第三个年头。

3月30日,刘先生独自一人在告别室内为一只小狗举行葬礼,他将小狗放在摆满鲜花的桌子上,并给小狗拍照。

已过世的狗狗被放在一张鲜花环绕的小床上。刘先生将宠物主人事先提供的爱宠生前照片导入电脑,在告别小礼堂里循环播放。

刘先生介绍,彩虹桥宠物善终服务是2008年前后由他的搭档张先生发起的,当时张先生养了5只狗,狗过世后他想火化自己的狗、保存骨灰,无奈在广州却找不到这样的机构,便自费十几万买了焚化炉,并在白云区租下了一座山头用以火化。没想到在那之后便陆续有人将过世的宠物送来火化,张先生本来也是爱狗之人,深知与宠物告别对人们的重要性,希望能尽一己之力帮助宠物主人从悲伤的情绪中解脱出来,便索性专心做起了宠物殡葬的工作。

2015年,同样有过痛失爱狗经历的刘先生加入了张先生的团队,成为一名职业“宠物入殓师”。他坦言自己在工作的过程中是难过的,但是仪式完结之后内心却能得到满足。“与宠物郑重地道别之后,大多数的主人都能缓解悲伤,感到安心并变得平静。每一天我都在见证人和动物之间真切的爱。”

小狗“贝贝”陪伴了贺女士和她的家人长达16年之久,它三天前由于洗澡后着凉而不幸过世,贺女士一家不胜悲痛,驾车300多公里从肇庆来到广州,与“贝贝”告别并进行火化。图为贺女士的家人将小狗平时最喜欢玩的两只小球放在了它的枕边。

“贝贝”的主人将从它头上剪下的毛发放入透明袋中珍藏。

火化前,贺女士一家三口抚摸着小狗“贝贝”的遗体泣不成声。

贺女士难舍小狗“贝贝”。

刘先生说,他认为宠物入殓师是一份神圣的职业。“生和死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阶段,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主人和宠物之间能温暖地告别,让他们在美好的氛围下共度最后的时光,同时也送小动物走好最后一程。”回程途中,刘先生还会尝试和宠物主人聊一些他们从前和宠物相处的欢乐回忆,尽其所能帮助他们多想起一些美好的事物,从悲伤的情绪中抽离出来。

若是宠物主人没有同行,刘先生便会独自替主人给宠物送行。

刘先生强调自己愿意做一个“摆渡人”――帮助生者和逝者告别――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悲伤在所难免,但是他每次都会被主人思念宠物的心打动。“这种人与动物之间超越物种、无条件的爱一直鼓舞着我要保持着一份真切、善良的的心去砥砺前行,认真对待这份职业和每一位客人。”

4月6日,刘先生受宠物的主人嘱托,将火化后的宠物骨灰埋在火化室后山的一棵松树下,并拍照记录。

火化室旁边是一间存放宠物骨灰的储藏室,宠物主人会不定期到此来祭奠已逝的“家人”。

广州市白云区,彩虹桥宠物善终服务火化室背靠一座小山头,山上零星地分布着几座宠物的墓碑。

“曾有一个女孩抱着一只没戒奶的小奶猫来火化,它才刚出生没多久就过世了,女孩只跟它相处了几天,但仍像那些养了十几年宠物的主人那样坚持要送别、火化。”刘先生说这是自己从业两年以来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经历。“女孩特别有爱心,她认为每一个生命都有体面离开的权利。有一些爱可能需要时间去见证,但有一些爱可能是不能用时间来衡量的。”

据刘先生介绍,给宠物处理“后事”的方式通常有三种:芳村无害化处理、深埋、火化,以及标本定制。

2008年以前,广州还没有火化宠物这种方式,因而绝大多数过世的宠物都被主人以土埋处理。由于一部分市民缺乏基本的认识,宠物尸体还经常被随意丢弃在垃圾堆。而大部分的宠物去世都是由于疾病,寿终正寝的很少,因而土埋一定程度上会造成细菌传播、环境污染等问题。近年来虽有人选择把过世宠物做成标本后依旧保存于家中,但由于制作成本较高,仍比较冷门。如果单单将宠物送去进行无害化处理,主人又会在情感上留下遗憾。火化处理不会造成环境污染,且主人能将爱宠的骨灰带回家中,因而更受人们推崇。